李永安:身陷重圍捐軀報國

刊於德州日報2021.3.5期 □德州日報特約撰稿人朱殿封

李永安烈士塑像

寧津縣杜集鎮李麻村有24人為抗戰捐軀,在全縣是烈士最多的村莊。這其中就有李永安。其他人都是跟着李永安“跑八路”的。烈士親屬們不怪李永安。他們説:“我們的親人不死,會有更多的人死在小鬼子手裏。”“沒有他們的赴死,就沒有後來的平安日子。”

位卑未敢忘憂國啊!

盧溝橋“七七事變”,神州發出怒吼。1937年9月17日,中共寧津縣委委員張策平和東區區委副書記李永安,帶着十幾個人,在李家鎮村大廟裏插上了抗日大旗。第二天,隊伍呼啦啦擴大到四五十個人、30多條槍。10月,張策平、李永安帶領隊伍加入了“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別動總隊第三十一抗日遊擊支隊”,李永安任第二十二路政治部主任。次年9月,李永安調任陽信縣特務隊隊長,特務隊改編縣大隊後任大隊教導員。當時,縣大隊缺吃少穿,武器裝備差。

打狗也要有根棍。

民主抗日縣長兼縣大隊長薛漢三和李永安召集一些開明士紳和社會名流,動員捐錢捐物。李永安説得情真意切:“共產黨、八路軍堅決抗日,不怕犧牲;共產黨堅決主張聯合抗日,不分黨派,不分宗教,不分天南地北;我們堅決不當亡國奴,大家要有人出人,有錢出錢;如果大家惜力惜財,國家亡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士紳、名流們聞言為之動容:“八路軍為救國豁出性命打鬼子,我們理當出錢出物。”他們捐出了11支長短槍、一批銀元和糧食。縣大隊改善了武器裝備,解決了吃飯急需。二

1940年冬天,縣大隊偵察員探知,陽信縣城的200多名日偽軍,明天分乘4輛汽車到城西一帶搶糧。李永安決定打伏擊。伏擊地點選在敵人的必經之路——城西10公里處的一片大窪裏,這裏有一條大壕溝,壕溝兩旁有沙丘,易於藏兵掩身。

第二天清晨,李永安率隊趁着夜色悄悄埋伏。早飯時辰,日偽軍乘坐汽車進入了伏擊圈。李永安大喊一聲:“打!”槍聲、手榴彈爆炸聲響成一團,打得日偽軍暈頭轉向。不待敵人回過神來組織反擊,戰士們大吼一聲衝上去。霎時,前兩輛汽車上的日偽軍死傷大半,活着的抱頭鼠竄。後兩輛汽車上的敵人嚇得調轉車頭逃回縣城。此戰殲敵50多人,俘獲40多人,繳獲輕機槍一挺,步槍50餘支,炸燬汽車兩輛。

“掃蕩”反“掃蕩”展開了拉鋸戰。1942年四五月間的一天,新任冀魯邊軍區第三軍分區副司令員李永安,帶領三團二營和司令部人員共500多人駐在陽信縣大李、小李村。早晨,四五百日偽軍包圍了村子。李永安急忙趕到村邊查看敵情,部署戰鬥。李永安決計以靜制動,佔據村莊有利地形,有效殺傷敵人,儘量拖到天黑突圍。敵人發起四次進攻都被打退。間隙,李永安乘機帶着警衞連撤到村邊一片松林墳地裏。中午時分,敵人調來一個連的兵力增援,組織多次攻擊,依然未能前進一步。敵人又糾集了300多人增援。時已夜幕降臨,趁着敵軍忙着佈防,李永安帶領隊伍悄悄轉移了,陣地上只留下了日偽軍的上百具屍體。三

盈尺大雪覆蓋了大地村落,無邊濃霧混沌了天地空間。

這是1943年2月2日夜至3日上午樂陵縣鐵營窪裏的真實情形。

這一天是農曆臘月二十九日。

這一天是冀魯邊區抗日軍民終生銘記的一個日子。

這一天,日本鬼子從濟南、天津、滄州、德州、惠民調集上萬名兵力,動用200多輛汽車快速載運部隊,配備騎兵、裝甲部隊,長途奔襲,重重包圍了鐵營窪。

這一天,鐵營窪裏駐有李永安帶領的一個手槍班,李清壽小隊長帶領的五小隊,陽信縣長武大風、教導員王志誠帶領的縣政府、縣大隊,副大隊長李子貞帶領的慶雲縣大隊,樂陵縣花園區婦救會主任秦毅敏帶領的區小隊等,共400餘人。

2日半夜,李子貞接到教導六旅政委周貫五和黃驊副旅長派人送來的情報:敵人合圍鐵營窪。他立即派人通知李永安、武大風、李清壽等部,同時率隊趕在敵人合圍形成前緊急轉移。李清壽得到情報,想到帶着兩個班駐在國坊村的黃幹事軍事經驗不足,地理不熟,決然放棄轉移,帶着兩個班與黃

幹事合兵一處,向李永安部靠攏。

李永安、武大風等接到通知時已是3日拂曉,鬼子已將大窪圍定。東面,敵軍2000多人,西面,敵軍1500多人,北面,敵軍2000多人。南面,敵人已重兵佈下防線。

濃霧對面不見人,槍聲震耳欲聾。八路軍各部和逃難民眾從各個方向試圖突圍,都被迎面而來的敵人攔截回來。

上午10時左右,李永安、李清壽、王志誠、秦毅敏等在張王官、小白家交匯處會合。李永安趁敵人尚未逼近,召集在場的同志下達命令:陽信縣大隊迎着東北方向的敵人衝擊,五小隊朝西南方向突圍。

李永安囑咐秦毅敏説:“今天的大掃蕩不同往常,要緊密依靠民眾,趕快離開這裏,要提高警惕呀!”秦毅敏混在村民中。傍晚,敵人從人羣中認出她來。她一拳打倒眼前的鬼子,縱身跳進旁邊的深溝猛跑,從敵人槍口下逃脱。

李清壽眼力極好,他看到西南方向敵人已架起機槍,把隊伍帶進交通溝裏,傲然站在溝崖上下達命令:“朝鐵營方向突圍,只留下武器,其餘全部扔掉,文件放在嘴裏嚼爛嚥下去!”李清壽帶領五小隊迎着敵人衝上去。

一年前,王志誠接替李永安擔任陽信縣大隊教導員。生死關頭,他要和李永安一起戰鬥。李永安説:“雖然突圍非常困難,但還是要設法突圍,多突出去一個人,就多一分打鬼子的力量。你帶一個排趕快走!執行命令!”

王志誠含淚告別李永安,帶領戰士向小趙方向突圍,沿路拼殺,脱圍時身邊只剩了16個人。四

大霧消散,敵人密若蝗羣。李永安他們被壓擠在張王官、小白家兩村之間的一塊縱橫只有200米左右的地段上。在這塊小小的地段裏,敵人動用了除飛機以外的所有現代化武器,約有輕重機槍120多挺、大小炮50多門,還有騎兵100多人。而李永安他們只有步槍、匣子槍、手榴彈。敵人幾十倍於我,炮火瘋狂轟擊掃射,我方陣地變成了火海、雪泥、血泊。敵人的包圍圈越縮越小,對李永安他們形成了左右相隔1米1人、前後相隔10米一層的7層重圍。戰士們沒有一人繳槍,沒有一人退縮,他們投出最後一顆手榴彈,射出最後一顆子彈,戰鬥到最後一息。

身材魁梧、為人忠厚的李永安是“神槍手”,秦毅敏見過他槍打飛鳥,槍響鳥落。此刻,他神情泰然,甩掉大衣,伏在一個土堆後面,沉着地甩出一顆顆手榴彈,匣槍點射,彈發敵倒,百發百中。他面前的陣地上,橫七豎八地躺滿了敵人的屍體。就在一兩個小時前,他掩護村民轉移,充滿信心地對村民説:“別看鬼子這樣猖狂,這是垂死掙扎,不會長久的,我們一定會勝利!”鄉親們要他一起走,他笑着拒絕了。

下午兩點多鐘,李永安、專署教育科長姚思清(羅柏森)殺開一條血路,撤到許家荒場,又被鬼子的馬隊包圍。騎兵衝過來了,李永安先打馬腿,再將敵人打翻。當撤到小張村東窪裏時,二人的槍膛裏各自剩了一顆子彈。鬼子官哇哇狂叫,偽軍哄哄嚷嚷:“抓活的,抓活的!”李永安、姚思清神色凜然,一同朝自己的頭部舉起手槍。李永安時年31歲。

戰鬥中負傷的陽信縣長武大風和十幾個戰士、還有許多村民被圍壓在一條道溝裏,有村民認出了他,焦急地對他説:“武縣長,聽説你春節結婚,你萬一有個好歹咋辦?你趕快走吧,別管俺們這號老頭老婆子了。”一個老人牽着一頭牛走過來説:“武縣長,你把眼鏡摘了,穿上俺們的衣裳,説不定能把鬼子糊弄了混出去。”

武大風笑笑説:“謝謝大爺大娘們的好意。共產黨是不興撇下民眾光顧自己的。鄉親們趴在道溝裏別動,鬼子上來了你們就閉上眼睛裝死。”他把自己傷口的血抹在大爺大娘的頭上、臂上,帶領戰士們奔向道溝另一頭引開敵人。身邊的戰士都犧牲了,武大風也身中數彈。就在敵人接近道溝的時候,他將手槍壓在自己胸下,把最後一顆子彈留給了自己,臨死還想着將武器藏在身下,不讓敵人得去。

李永安、武大風、陳文秀、李清壽、姚思清……300多名烈士血灑鐵營窪。日本鬼子沒有佔到便宜,當地村民看到敵人拉走了一車車同夥的屍體。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