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煥卿:勇往直前“愣”不惜命

□本報特約撰稿人朱殿封 刊於德州日報2021.3.12

劉煥卿集市徒手奪槍(繪圖)

黑夜抹去西邊天際最後一線暗紅,靖遠縣二區(現為樂陵市朱集鎮、雲紅街道辦事處一帶)張興宇村家家户户亮起了燈。

“當,噹噹!”

區組織幹事朱風雲放下飯碗,起身邊開門邊警惕地問:“誰?”

“這是朱風雲家吧?”敲門人問。

朱風雲打開門,藉着燈光打量:來人穿一身灰色土布夾褲襖,中等個頭,黑紅臉膛,濃眉大眼,英氣奪人。大概路上走得急,只見他汗流滿面,敞着上衣,袒露出紫紅色的胸膛。

“你是朱風雲吧?我叫劉煥卿。”

“哎呀,你是新來的劉區長?”朱風雲喜出望外:“可把你給盼來了!”

朱風雲興奮伴着憂心地説:“劉區長,咱二區駐着400多個日偽軍,區政府和區聯隊總共15個人,長短槍不過10支,子彈不過百發,區聯隊只有3個人,力量弱啊。”

“甭愁,人,槍,我們都會有的!”劉煥卿堅定地説。

劉煥卿原名史仁儒,綽號劉二愣,家居河北省鹽山縣韓集鎮張村店。他1938年參加抗日,第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0年秋天,調任二區區長兼區隊長,今天他來上任。

苗弱遭草欺,陽虛陰氣盛。

此時,二區的一些偽保長、土匪、壞蛋趁亂胡作非為,幫着小鬼子殘害抗日軍民。

劉煥卿到來,邪惡遇上剋星。

數日後的一天晚上,大徐據點鬼子掃蕩韓張寇村,村裏4個壞蛋向鬼子供出區聯隊偵察員賈文會和另一位同志,兩人被鬼子殺害。

血債血還。幾天後,劉煥卿帶領戰士出其不意抓住這4個壞蛋,在韓張寇和王清宇村召開村民大會,痛述他們的罪惡,殺了這4個壞蛋。

之後,劉煥卿區聯隊先後處決了出賣大常村地下黨員、通訊站長常治安的該村偽保長趙景林夫婦和常王氏;欺男霸女、搶劫民財的土匪張景增、張九良;大徐據點漢奸宋奉功等。村民説:“咱劉區長真愣啊!”從此,“劉二愣”之名替代了劉煥卿。二

大徐據點漢奸憲兵隊長王連克,得知親哥王德廣是地下黨員、抗日村長,非常氣憤,派人將哥哥從老家河北省鹽山縣小王村騙到據點,威逼説:“聽説你是共產黨員,你説出還有誰是共產黨,八路軍在哪裏,我向皇軍保你不死,還當村長。”

王德廣沉着地説:“我不是共產黨員,不知道誰是,也不知道八路軍在哪裏。我倒要提醒你,以後不要死心塌地給鬼子幹事,改邪歸正,能保你一條命。不然,共產黨、八路軍饒不了你!”

“哥呀,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別怪兄弟無情了。來呀,把他綁起來給我打!”

王德廣被打得皮開肉綻。他大罵:“你這個忘了祖宗、認賊作父的狼羔子!看你有何顏面見爹孃,見鄉親!”

王連克人性泯滅,叫手下將竹籤插入王德廣的生殖器,殘酷折磨。

劉二愣聞訊恨得咬牙切齒:“誰要跟着鬼子衝得硬,我先要了他的命!”

當晚,劉二愣帶上警衞員李書海、蘇東岺等4人闖進大徐據點,利索地抓住兩個憲兵領路,救出王德廣。又命兩個憲兵去向王連克報信:“王德廣跑了!”王連克聞聽急忙出門,劉二愣迎面一槍,王連克沒來得及哼一聲,就上西天了。

憲兵、偽軍聽到槍聲,驚慌地欲要出門,看見門口有人把守沒敢動彈。住在另一座院裏的鬼子亂打了一陣槍,也沒敢出來。劉二愣和戰士們保護着王德廣撤出據點。

李胡馬村的宋奉功,在大徐據點當建設股主任,他投靠鬼子,掌管着10座磚窯,強迫300多名民工給敵人燒磚、修樓。宋奉功狗仗人勢,欺壓民工,剋扣工錢,砍伐棗樹,鄉民要求劉二愣除掉這個禍害。

劉二愣先叫李胡馬村保長給宋奉功捎信,勸他不要當漢奸了,回家來保證他的人身安全。宋奉功嘴上答應,卻不回頭。劉二愣又叫保長去跟他説,他氣憤地對保長説:“我出去他劉二愣給我錢花嗎?他給我白麪

抽嗎?我看劉二愣也不敢來抓我。”

劉二愣出手鋤奸。1942年初冬的一天晚上,劉二愣帶着李書海、崔佃邦、孟憲政、王傑山等9名戰士摸進大徐據點,來到宋奉功的住處,撥開門插棍進了屋,劉二愣喝聲:“宋奉功起來!”

宋奉功迷迷糊糊地説:“鬧嘛!”睜眼一看是劉二愣站在眼前,嚇得哆哆嗦嗦地穿上衣服,崔佃邦上前把他捆了。劉二愣叫崔佃邦押着宋奉功頭前走,他殿後以防敵人發覺追襲,順手牽上院裏鬼子的一匹大白騾子。宋奉功悄悄對崔佃邦説:“我給你2000塊錢,你放了我行吧?”崔佃邦機智地説:“你快跑,離隊伍遠了我就放了你。”

宋奉功奔跑起來。跑出據點,來到大徐村南,崔佃邦命令他站住了。劉二愣帶着隊伍趕上來,劉二愣歷數宋奉功的罪行,他和戰士們連打了宋奉功7槍,在宋奉功身上穿了14個槍眼。從此人們叫宋奉功“十四閻王”。意思是:打了14個槍眼,見了閻王。三

劉二愣不只是“愣”。他智勇雙全,很會做化敵為友的工作。1941年冬天,在大徐據點伺候鬼子小隊長厚本的徐孟江(區聯隊情報員)反映,厚本性情不很兇殘,言談中流露出厭戰情緒。劉二愣決定爭取厚本,給厚本寫了一封信。信中講日寇的侵略罪行,中國抗戰是正義之戰,一定會勝利。講共產黨的政策,只要他不堅持與共產黨八路軍為敵,能為抗日做些有益的事情,就給他一條活路。

大常村抗日親屬常洪鰲是當地名中醫,曾給厚本看過病,劉二愣把信交給他伺機轉送,常洪鰲慨然答應。不久,常洪鰲去給厚本看病,巧妙地把信裝進厚本的衣袋裏。過了幾天,鬼子們開會,厚本無意中摸着衣袋裏有一疊紙,拿出來打開一看,嚇得變了臉色,趕緊把信塞回衣袋。鬼子副小隊長崗本見厚本表情異常,起了疑心,多次追問,厚本搪塞過去。厚本怕事情泄露,在一次掃蕩中,藉機把崗本斃了。

厚本派徐孟江捎信與八路軍密談。這天晚上,劉二愣和厚本在大常村後河灘旁的瓜屋裏見面,劉二愣向他提出三個條件:一、及時向八路軍提供情報;二、供給八路軍彈藥;三、保證八路軍在據點內活動的安全。厚本都答應了。從此,他隨時給區聯隊送情報,送彈藥。後來,厚本的上司察覺了,把他調往惠民縣後殺害了。

這期間,劉二愣爭取了漢奸剿共隊教官魏申暗中幫助八路軍;懲治了特務姚二,叛徒楊風祥;解救出被榪頭蘇據點抓去的崔秀蓮等5名抗屬。

鬼子一次次吃虧,對劉二愣無可奈何,只得又在二區榪頭蘇、窪裏賈、姚家增設了一個據點兩個崗樓,駐軍增到600多人,叫囂:“誰能捉住或打死劉二愣,官升兩級,賞錢兩萬元。”

人的名樹的影。二區一帶的日偽軍對劉二愣“談虎色變”,出門怕碰見,碰見嫌腿慢。1942年4月的一天,劉二愣在榪頭蘇附近監視敵人的動靜。這時,從據點裏跑出來一條洋狗。劉二愣看見這條狗,聯想起許多村民在給鬼子挖溝修路中慘遭它的撕咬,他氣憤地從戰士崔長河手裏拿過一支大槍,一槍把百米外的洋狗打死了。

事情非常湊巧,這時,從樂陵城裏來尚家村催逼糧款的20多個偽軍,突然聽到東北方向槍響,誤認為是“劉二愣”追過來了,嚇得丟下大車、牲口,一溜煙逃回城裏去了。

村民聽説此事無不歡欣,説:“劉區長打死一條真狗,嚇跑了一羣走狗。”

1943年6月的一天中午,劉二愣帶着李書海、蘇東岺等5名戰士,在劉景村聯絡點老五家剛吃飽飯,村長王世澤急匆匆跑來報告:“偽區長帶着30多人來催逼糧款,他們不知道區聯隊在村裏。剛才還有一股鬼子從村西頭過去,準是又出來掃蕩了。”王世澤看着劉二愣的神色又輕聲説:“他們人多,咱人少,我看不如放他們走。”

劉二愣輕蔑地説:“狗漢奸人再多也不經打!”説着抽出腰間的二十響大肚匣槍,對戰士們説:“準備戰鬥!”他們從房上去村東頭,在跳一個衚衕時,蘇東岺不慎把拉開弦的一顆手榴彈掉下去了,“轟”地一聲炸響,偽軍頓時東跑西竄。劉二愣一看情況變化,帶着戰士衝上街頭,打死幾個偽軍,其餘的有的四處躲藏,有的狂奔逃跑。

劉二愣捉住一個偽軍,叫蘇東岺押着,他和李書海向東追擊逃竄的偽軍。躲藏的偽軍中,有一個從區聯隊投敵的姓張的叛徒,他認出劉二愣,從後面開槍擊中他的胸部。李書海見區長中彈倒下,拿過區長的手槍,手持雙槍射擊反撲的敵人,又急忙取下區長身上的手錶、鉛筆、記錄本、文件。這時,剛才從村西過去的那股鬼子聽到槍聲返回。李書海等4人讓那個俘虜揹着劉二愣,殺出一條血路突圍。劉二愣英勇犧牲,時年25歲。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